本会动态

《守望先锋》世界杯社区代表:OWL解说小鬼的多面人生
发布时间:2019-06-03 11:53:52来源:宝博棋牌-宝博炸金花官网下载-宝博电玩城下载点击:21

  第一次被人叫“小鬼”的时候黃琮諭14岁,2000年左右,是台湾地区最早的一批电竞选手。

  

  18年过去他从选手变为解说,从台湾跑到大陆,“小鬼”这个称呼跟了他一路。“尽管现在已经变成‘老鬼’了,但这个称呼改不掉了。”他感慨地笑笑。

  

  成为解说

  “不可能有人可以讨全部人喜欢,但你必须要有一个很坚定的方向,和一群很忠实的受众。”

  在接触《守望先锋》之前,小鬼将自己比作是一名“赏金猎人”。早期他在台湾打各式各样的游戏比赛,一人包揽了全台湾地区大部分冠军,不停地去猎赏奖金。与此同时他还在解说着各种各样的比赛——解说工作在很早之前他便已经轻车熟路,自有领悟。

  在《守望先锋》发行不久之后小鬼成为了一名“半职业选手”,以主播的身份加入AHQ.S。AHQ.S是一支完全由《守望先锋》主播解说组成的业余队伍,并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队。在参加完2016年《守望先锋世界杯》之后小鬼萌生了退出队伍做一名专职解说的想法,而当时的恰好丹尼被调入AHQ另一支职业队伍,因为两名选手的退出AHQ.S宣告解散。

  2017年初,小鬼受邀来到上海进行自己人生中的第三场《守望先锋》赛事解说,起初他只是作为一名临时的客串解说,但在慢慢接触到很多大陆战队和选手之后他开始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长住在上海,成为一名大陆《守望先锋》赛区的专职解说。“我觉得这边的《守望先锋》有一股能量,不管是选手还是观众都一样。”小鬼顿了顿,“虽然这一年的确不太好,但大家都知道这一年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们中国的《守望先锋》弱,我在解说台上也从来没说过。我只是说不正常,状态不正常。状态不正常和弱,我觉得是两码事情。不能保证有一天会变强,但是应该是强的。”小鬼坦承因为选手出身,所以他更喜欢强的、有未来性的东西,而在他眼中大陆《守望先锋》正是如此,因此他选择了不远万里,留在这里。

  “我觉得一个区域的强度所需要的条件其实中国都有,而且是世界第二好。我自己一直都是这么说的。当然比赛不能这样子看,但是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来看的话,我心中中国可能只能输韩国。这一年只能输韩国,应该是和韩国打非常非常激烈,可能六四或七三开,有一点机会但是输面比较大。当然事与愿违可能今年的状态的确并不那么好。我们常常会看到很多观众朋友说,诶我们中国就是弱,真实实力就是这样。但我的看法就是不一样,我不会安慰大家而说不客观不切实际的东西。我觉得都是实话实说,有一天真的弱的时候我也会讲的。”

  在决定要长期留在上海之后,小鬼同行的另一位伙伴因为其他考量最终选择了离开,因此小鬼找到了他在AHQ的队友兼伙伴丹尼。小鬼和丹尼的相识有一些缘分,很多年前小鬼还在台湾打比赛时曾一起打CS的队友找到他,说有一场国际比赛突然少人,想请求小鬼来填补空缺——当时小鬼完全没有接触过这款游戏,但所有人都对他的天赋有信心。“那个时候台北派了两队,丹尼是第二队,我是一队,我们就这样去比赛。那时候丹尼是个很自闭的人,恰好我天生就有一个习惯比较会去照顾弟弟妹妹。然后丹尼那时候年纪很小,又不太说话,在韩国的时候感觉不太能自理嘛,我就特别照顾他。就因为这样子熟悉了起来。后来就什么游戏都一起玩啊,《守望先锋》也是一起玩,感情特别好。他在台北的时候都住在我家,因为他是高雄人,跟我家人没两样。后来要来上海解说,我就想要丹尼试试看。丹尼从来没解说过,我就给他特训一周,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附和,特训一周之后效果蛮好,就带他来了。”

  小鬼和丹尼在大陆的解说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尽管在正式登台前他们已经恶补了很多内容,但由于台服与国服的很多翻译大相径庭,起初他们在解说过程中的用词以及表述方式受到了观众的抵制,不时有观众评价难以习惯两位台湾解说的风格。“其实我觉得他们(观众)已经很客气了。”小鬼笑答,“我当时也是尽全力了。我觉得大家都很客气了,也很感谢大家一直都很包容。”后来,因为充分的准备以及专业的比赛分析,两位新解说开始得到观众的偏爱。

  

  “解说其实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小鬼以“抽象”开头,试图阐述他心目中对于好解说的定义,这的确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无论是选手还是社区代表都是有答案的,但解说没有。我觉得好的解说从专业面来看是一回事,台湾管这叫做‘口条’,就是说讲话技巧,你的词汇量,还有你灵机应变的能力,那些都是从专业角度来看很重要的。但从观众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解说是个很抽象的事情。你让我说的话我说你必须是一个让人喜欢的解说,而不是说执着于在某方面相当的厉害之类的。这不代表你会受观众欢迎,这是两个面向的事情。就算你超级专业,可是如果你给人的整体感觉就不太对的话在解说上也不太吃香。比如说你很专业,但观众看到你就压力很大的话不太好。“小鬼笑着摊手,”没有人能够讨全部人喜欢,但你必须要有一个很坚定的方向,和一群很忠实的受众。我觉得这样子就是一个好解说。”

  “解说《守望先锋》如果要像我定义里面的好,就像要去地雷区里面奔跑一样,一定要进去跑它才会精彩。但偏偏当你踩到地雷的时候受到的伤害是非常非常大的,我认为不应该那么大,我一直跟所有解说都说你要敢下判断,你不能作为一个不做错事的解说,做一个不做错事的解说我认为就没意思了。”小鬼补充。

  “我一直希望电子竞技有一天它的规模、专业、严谨度可以像传统体育那样子,那也是我对解说的一个目标。”小鬼说,目前传统体育的解说大都科班出身,自有一套解说标准和流程。无论是场上的仪态,表情还是专业词汇、语言等等很多细节都是比电子竞技解说更加严格和稳定的。“现在很多东西我们都是在自己探索学习。”无论从专业层面来说还是观众角度来讲,小鬼对于自己是一名《守望先锋》好解说这件事情是自信的,“但这条路,我也还在摸索。”

  成为社区代表

  “我希望的事情是让全民可以参与这一件事情,不管用什么形式,尽可能地参与这件事必发88情。”

  在泰国参加小组赛时,小鬼带着Guxue和Shy去一个很热闹的mall吃猪排饭。“Guxue跟Shy不知道从哪边买了很大杯的饮料,甜的那种。他们把饮料放在人家的桌子上面,后来就在我们快要进去吃饭的时候,Guxue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那个饮料给打飞了出去,然后整个卖场一片全部都是Guxue打翻的饮料。”小鬼在店里哈哈大笑,笑话Guxue开原始暴怒。“后来想想不对,有点丢脸,因为那个是满满的一大杯。”因为这件小事,小鬼在现场笑了很久,直到笑的有点尴尬到自己。

  这是小鬼印象中泰国站发生的最有趣又有点温馨的一件小事情。

  在经过投票之后,小鬼正式成为2018年《守望先锋世界杯》中国队社区代表,和队伍一起生活、训练和比赛。许是因为年长,或是因为天生习惯照顾别人。小鬼称自己在队中像一个“鸟爸爸”一样,把大家叼来叼去,不停地念不停地啰嗦。“其实在我看来就算王教练自己也是个小鬼头,他也很可必发88爱了。他也像是个队员一样,我也要拎着他到处跑。”“鸟爸爸”忍不住笑道,笑容里有着那个年纪透露出的成熟,包容和宠爱。

  

  对于能够当选社区代表,用小鬼自己的语气来讲是“能不能选得上都没关系。”于他而言《守望先锋世界杯》中国队绝不仅仅指这10个人,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很多中国赛区的工作人员和选手一起努力着,共同为了中国队的荣誉而做出贡献,只不过恰好是小鬼站上了社区代表这个位置。“因为我在当选之前就在搞很多有的没的东西了嘛,如果我没有当选就把资源和我整理的东西都丢给那个人。”他轻描淡写地说。曾在提名社区代表的时候,有人劝阻过小鬼,认为今年中国队的实力本就可能不尽如人意,一旦中国队失利左右相关的选手、代表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当时很多人阻止我,就是有一些粉丝很可爱地阻止我,说这个背锅位别去了。但我也不知道,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人要出来带头做事,就算结果真的不尽人意,我也愿意一起承担。“小鬼笑着调侃道,”我做之前已经知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了,就算最后要背锅要被骂什么的也没有关系,那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我们还是要拼拼看。”

  “社区代表”是《守望先锋世界杯》前无古人的全新身份,各国代表都对这个身份有着不同的理解,而小鬼正在一步一步做自己定义中社区代表该做的事情,这个定义中最核心的内容小鬼将它称为“透明化”。

  “这是我一直想去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透明化整个代表队的一切。透明化就像是代表队跟观众中间的一个桥梁——我希望可以把中国队的很多东西比如说行程啊,我们现在在干嘛,我们现在状况怎么样啊去传达给玩家,我就是这座桥梁。我希望的事情是让全民可以参与这一件事情,不管用什么形式,尽可能地参与这件事情。”

  透明化却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这个词对于战队来说显得敏感,对于玩家来说显得虚伪——这一切都源于玩家与战队、选手之间互相难以信任,战队担忧玩家无中生有小题大做,而玩家质疑战队行事不正,藏藏掖掖。在很多情况下战队和玩家都难以处于一个相对平等的地位进行谈话,或者是以战队为主导,战队说什么玩家就只能被迫相信什么;或者是以玩家为主导,玩家批评什么战队就只能立正挨打。但这种关系对于双方来说都不公平,矛盾只会激化。“误会的产生通常就是我们所谓的跳到黄河洗不清,这种状况大家都不想见到。但如果你在先前就信任大家(观众)的判断力,然后大家敞开心胸的透明化很多事情,有困难一起面对,有喜悦一起品尝。我觉得在这样的做法之下的话不会有那种我们刚说的那种跳到黄河洗不清的遗憾,尽可能的减少这样的事情的发生。”小鬼认真讲道。

  “先前中国《守望先锋》可能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或者一些误会。我对那些事情的解读就是我觉得大家对彼此之间不需要那么去提防,当初如果说能够再更敞开一些更透明一些的话或许事后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遗憾,或者说事后的问题大家可以更正面的一起解决,就不会再互相猜忌。就会觉得哎,其实当初有什么困难你也有说过,有什么纠结你也有说过。“小鬼想要以一个圈内人的身份来解释信息透明化的意义,”因为我来上海要两年了嘛,其实这两年所有的事情我都有参与到,我也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人来来去去,但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圈子,是因为这两年我接触到所有的人我都觉得是很好的人,不管是什么事件里面的人都一样。我觉得他们都是很热爱这个圈子的。当然可能之前有做过一些事情啊,就像我说的会有一些失误或者不够透明,最后就没有办法会留下无法解释的遗憾。”

  但实际上小鬼也坦承,对于战队层面来说透明化并不见得是很有利很划算的事情。但透明化对于整个《守望先锋》电竞圈的大环境来说其好处是毋庸置疑的,“我是希望中国《守望先锋》的环境大家是可以畅所欲言,有比较好的渠道接触到她们喜欢的选手,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然后再加上《守望先锋世界杯》的性质像这样的ALL STAR代表队我也希望他是一个可以让大家觉得很平易近人的(队伍),大家想要知道我们最近在干嘛我们都可以跟大家说的。我希望整件事情是有这样的效果在的。”小鬼希望既是在《守望先锋世界杯》解说,未来《守望先锋》电竞的圈子也能够逐渐有这样一种开诚布公的氛围。

  小鬼曾反复提到尽管这一年中国《守望先锋》经历了很多波折,但他的实力理论来说应该是很强的,只是一直状态低迷未能展现出自己应有的实力。被追问状态低迷的原因时,小鬼沉思了片刻给出他的答案。“我觉得是纪律不足,”他缓缓说道,“因为《守望先锋》是一个很难以检讨的游戏,它需要检讨但它难以检讨。所以这个时候需要的其实是纪律性。我们一个队伍要练习,或者比赛的时候是真的六个人都要好好地去执行战术。当六个人的纪律性都很高的时候我们的失败才有意义。如果六个人中有一个明星选手想要自己走,一个人不服教练,一个人心不在焉,那么另外几个人执行地再怎么完美,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战术是对是错,另外执行的三个人也会自我怀疑,最终就变成一盘散沙。这个听起来就很可怕,六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这样子的人,那这六个人就永远都练不起来。这就是《守望先锋》很吃纪律性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小鬼认为因为一种叫做“文化优势”的东西,韩国在纪律性上几乎做到了极致。“他们的长幼秩序观念比全世界我所知的其他地方都还要重很多。我们常看到韩国战队的教练领队还是经理什么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他们叫欧巴的人,韩国的一个特色,是不管签约金再怎么夸张的明星选手,看到年纪比他大一点的就算是扫地的人,也是要对他毕恭毕敬的,而且说话都是要听的。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来打《守望先锋》,我刚刚说的纪律性的问题时很难发生的。他们六个人会很忠实的执行就算是一个菜鸟教练的菜鸟战术。但只要你六个人一起去执行他就可以验证他是对是错。”小鬼说,常有人问他什么样的选手才是好选手,他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字往往是“乖”,即能够服从指挥并且听从建议的团队型选手。“这个听起来很小的事情但我认为是《守望先锋》的关键。”

  9月16日,中国队结束了自己最后一场比赛,3:2战胜澳大利亚坎坎坷坷拿下了全胜战绩,小组第一出线——对比此前网络上的种种质疑,这已经是超出所有人预期的,最好的结果。小鬼很满意中国队在小组赛的表现,虽然第一得来不易但他仍然认为中国队是当之无愧的小组最强。“大家心态其实很飘,不要说观众对这一届中国队在开赛前没有信心,其实我们选手,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想。我们明明知道自己比较强,但当你的赛区整年的成绩都不好的时候你会自我怀疑。”他这么讲。最让小鬼踏实的是选手们在这种劣势情况下依然顽强表现出的自信,无论是赛前的“我行你也行”还是赛后的“目标是冠军”。“不论他心底深处的那个自信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光是能够用嘴巴说出来:我们能出线。这句话我觉得就是很有勇气的表现。”有很多事情或许做到,很难,但把想要成功的心愿坚定的表达出来,已经是胜利的开始。

  这样一种不灭、不甘的力量,让小鬼越来越爱这支队伍,这个赛区。

  成为黃琮諭

  “我觉得对别人负责任是第一件事情,对自己负责任这个东西自己跟自己慢慢争斗吧。”

  我爱深夜

  我爱深夜如同我爱雨天

  「你可以待在这哪里都不去哦...」

  耳边仿佛有人轻述这句话

  我爱这种感觉

  这是小鬼写在微博上的小诗。除了小诗,他还会时常更新一些思绪万千让人感触的小事。

  小鬼自认是一个喜欢想很多的,心思敏感的人,“我是一个想得多而且想要大家知道我想什么的人,所以试图去解释。”他热衷于表达并且善于去表达,将平日生活里一点点的善意、感恩和思念都慷慨地分享给别人,浪漫又多情。

  小鬼热爱音乐,弹得一手吉他,还学习一点钢琴。但提及最大的兴趣时他琢磨片刻,选择后给出了一个略出人意料的答案:小鬼热衷于舞蹈,但比起自己去跳,他更热衷于看各种各样的舞蹈比赛。“我对跳舞的比赛有非常非常深的理解,很深的研究。我觉得我天生就喜欢。我其实十几年前的时候有跳,但后来就发现一件事情,我是喜欢看不是喜欢跳。”说起跳舞这件事情小鬼显得格外兴致勃勃,他热衷于Popping,将Hoan奉为神,甚至想要将他刺在身上。“我会为了看跳舞比赛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只要有机会的话我就会去现场看。前一阵子解说中间有假,我就跑去长沙,再跑去北京。”

  今年的11月小鬼即将度过自己32岁的生日,这个年龄在电竞圈已经算得上绝对的前辈级别。古人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三十而立即三十而知礼,人到三十岁应该具有独立性,明白为人处世的原则。“负责任”三个沉甸甸的字是小鬼对于三十而立的解读,“在三十岁的时候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算还没有办法成家立业也没有关系。我觉得对别人负责任是第一件事情,”他诚恳地讲道,“至于对自己负责任这个东西,自己跟自己慢慢争斗吧。”

  即使已至而立之年,但这距离小鬼“大陆《守望先锋》解说”这一全新篇章的开启也尚不足两年,不过说来也是,在人生的旅途中年龄充其量不过是生命意义的载体,岁月的迁移并不是阻挡人生目标实现的障碍物。兜兜转转,在提起未来期许时,小鬼又将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到中国《守望先锋》大环境上。“我觉得中国《守望先锋》也是该要发光发热了,”这是他第四次提到这个愿望,或者说是要求。“就像现在我们评估一个队伍的强度是要看队里有没有韩国选手一样,我的目标就是希望以后中国队的选手能够成为实力的象征。”小鬼说,“但我要的不是我们把实力很强的这些选手推出去就没事了,我希望的是我们可以营造出一个环境,让以后的中国电竞少走冤枉路,并且可以很有效率的呈现我们中国的选手本来就应该要有的样子。”小鬼说他希望能够成为这个大环境中的一个齿轮,尽管一个齿轮可能会很小,做的事情也并不会很大,但他要的就只是在这个环境里面,去做事情,去从最微小的细节做起,改变整个环境。

  小鬼老师仿佛拥有两副灵魂,一副成熟而随和,无论面对谁都是一副耐心而温柔的前辈的样子,微笑而客气的用清楚流畅的思路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作为解说的健谈显露无疑,能够沉稳的完成自己的工作并且颇有见解;另一副灵魂童真的执着,无论有再多的流言蜚语都坚信着自己认定的方向,鄙夷炒作守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也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跑遍天涯海角。

  

  漫长的采访结束之后,小鬼轻松状坐在沙发上,手肘自然地依靠在扶手上,依然面带着从容的微笑——也许常常带笑的人并不一定能够获得好运,但每每坦陈真挚的人总会去到想要去的地方。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守望先锋专区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必发88 必发88官网 必发88